商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1

-b-今夜经过你的城市--b-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社区元老

积分
65054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往事一幕幕地像电影般迅速从脑海中闪过,然而你那张桃花般恬静的笑脸和雨打梨花般的哀伤容颜交替闪烁,愈来愈快,愈来愈猛,终至我泪水模糊了视线,脑中渐渐一片空白。  今天晚上十二点三十分,如果列车准时的话,我乘坐的741次列车,就要经过你的所在城市,经过你我曾经哭着笑着欢乐着痛苦着的城市。而你,也许对我今天晚上的匆匆而过一无所知。
像一只鸟儿飞过不留痕迹一样,我并不想用一句习惯的问候,或者一种无语的电话来打扰你平静的生活。毕竟,年轻的我还要去远方继续执著自己的人生追求和梦想。这些年来,我一直勇住直前义无反顾,没有回头去打捞那些曾经让你我无限伤痛的往事。我铭记着你对我的启发和鼓励,执著地用自己的激情、智慧和心血编织文学梦想。东奔西走,辗转南北,用手中的笔描绘世间万象,诉说人世千般沧桑,岁月如水,流年暗换,年少时的汹涌澎湃的情感浪潮渐渐退去,取而代之是一番平静和淡然的心境。
今天晚上十二点三十分,我乘坐的741次列车就要经过你居住的城市。我要去又一个陌生的城市,去寻找自己的梦想。如果能够梦想成真,下一个城市我还要去遥远的西藏,去看曾让我们魂牵梦绕的布达拉宫上空盘旋雄鹰,去听那曾经让我们挥绘过无数次的喇嘛颂经唱佛声。也许,这些年来,你已经渐渐忘记去我这个浪子;也许你还能在发黄的日记里偶尔找到与我有关的只言片语;更或者你早已彻底地把这些年少的情事忘去,开始熟练自如地相夫教子。而我呢,这些年来,一直关注着你所供职的公司经营业绩,你城市的天气,还有意识地在报纸电视上寻找你城市发展的种种动态,文学杂志上你寻找你的名字。也许这些年来,四海为家的我身体白癜风平安医院虽四处流浪,然而那颗心却一直停留在你城市的上空,默默地注视着你的一笑一颦举手投足。
窗外夜色渐浓,灯火渐起,此时的我离你的城市还有一百六十公里。我缓缓点燃一支烟。男人习惯在香烟中寻找往事。氤氲的烟线绕着手指缓缓上升,我闭上眼睛,心想此时的你,或许正围着白色的围裙忙碌于锅碗瓢盆之间,用你满腔的柔情蜜意,为你终于心爱的男人烹制一盘盘精美的菜肴;也许此时的你正满脸喜悦地用声情白癜风山东哪家医院好并茂的声音,教你聪明可爱的儿子一首首优美的唐诗宋词;也许此时的你,正坐在电脑前,终于开始编织那一篇篇爱恨情仇感人肺腑的故事,你却不知道我会乘坐741列车,今天晚上十二点半就要经过你的城市呵!
你我的相识,是千年的偶然还是必然?不管怎样,它总让我相信世间缘份的存在。人们常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尘缘。像秋风中一朵蒲公英孤苦无依的我,九八年从四川南部一个乡村来到了你所在的城市。之所以来到这座城市,一是从小是孤儿的我只有这个小城还有一个叫姑姑的亲人;二是喜欢文学的我对这座城市渴慕已久。早在一千三百多年前这里曾诞生了一个高声咏叹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的大诗人。二十三岁的我虽然学的专业是生物制药,虽然也也厚着脸皮四处奔走各药厂各大人才市场白颠风。最终还是在姑姑的推荐下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兼苦工。那段日子的我过得郁郁寡欢,不仅仅是因为少得可怜的薪水,也不是因为没有爱情的慰藉,而是年轻的我被涉社会不知明天在哪里。
我清楚地记得你我相见的那一天,我正在为你们公司的广告文案愁眉不展,穿白衣白裙的你宛如仙子下凡般走了进来。用你清脆宛转的嗓音把我从苦闷中叫醒了过来。你是来拿广告文案的,我说文案还在创作中,你仿佛对我的创作一词甚为敏感,执意要看我文案草稿。我想不到的是漂亮的你对广告文案那么的在行,更想不到的你尽是那家大型企业集团厂报当编辑记者。据同事讲你还是这个城市里小有名气的诗人,以清丽脱俗、意境优美而著称圈内。
有了第一次,当然就有第二次。第二次是我把方案和广告给你送来。坐在高级写字楼里的你,那天特别的高兴,因为你的文章又发表在一家国家级刊物。你执意要请我吃饭,我红着脸拒绝,你那张好看的脸马上沉了下来,我只好答应。
在那家氛围很好的火锅楼里,你叫老板放起了柔情舒缓的钢琴曲。我当时在想,像我等做苦力的的,哪里消受粳起如此的浪漫和温馨?但你用眼神,还有那不容置疑的话话对我说:第一眼我就看出你,多情善感,领悟能力强,是个做艺术的好料。
我想不到欠这个在我眼里如天使般的女孩,这我这个弱不禁风毫不起眼的神经质小伙子煮馄饨和清水面条,想不到你会为我借来《家》、《平凡的世界》等文学名著,还为我放起《月光曲》,《梁祝》,让我内心的孤独与空虚无聊得以充实和振奋。你还鼓励我拿起笔来记录心中的苦闷和悲哀。有一天我的一篇诗化小说在你偷偷为我投稿下,竟在一家国家刊物上发表了。得到样刊的那一天,我哭了,你也哭了。你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仿佛在给我力量,鼓励我勇敢地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也许当初我勇敢地抓住你的手,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会是另一片天地。可是在我们牵手不久的一天,你忽然对我说,我们只有相爱的缘,没有相守的份。我不明白你的话语,记得你我曾反复地讨论过缘与份的问题。我说,我说,缘来时,我背井离乡,只身飘泊,来到这举目无亲的异地他乡,是你对我如春风拂面般的无微不至的关怀和鼓励,让我这颗孤独的心找到栖息的住所,得以慰藉和平静。可是缘走的时候,想不到平时对你疼爱有加的双亲竟悄悄地为你物色了一个男友。你说那个男孩高大英俊,才华横溢,可你无法喜欢。你说那个男孩对你爱慕已久,三天一封情书五天一束玫瑰,可依旧无法感动你那颗心。你拉着我的手说,其实我早已走进你的世界,你的生命,甚至你的灵魂。
望着你那张雨打梨花般的容颜,拉着你那双温柔无比的纤纤细手。我说就让我们做一对现代的梁祝吧,流浪到另一个城市开始我们新的生活。你点了点头,最终摇了摇头。你说你真的不忍心离开你的双亲。如果那样,你年老却十分固执的父亲母亲肯定要死要活地威胁你。你说的也许是真的,在这不久的一天,你给我打来电话说人很累,当我气喘吁吁的赶到你身边时,你的母亲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无表情地看着面无表情地天花板,你焦急的父亲暴跳如雷的指责我,还给我狠狠的一个苹果砸来。
我只有泪水长流地离开医院,也离开同样泪流满面的你。在长长而随冷的医院过廊,你紧紧地抱住我,说也许我们只有相爱的缘,没有相守的份,这倒底是为什么?我没有勇气告诉你,只静静地给你抹泪。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虽然你没有给我送来请柬,但我依旧买来我生命中的第一束红玫瑰,怀着无比复杂无比沉重的心情,来到了你的结婚典礼现场。那时的那个长胡子牧师正温柔的问你是不是愿意嫁给你身边的那位倜傥的男人时,你紧紧地咬住嘴唇,眼光却落在了不速而至的我身上。那一瞬间,我听见自己心在强烈的呼唤:我要娶你!我要娶你!可是,你却颤颤地答应了牧师:我愿一生一世地跟着他,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贵,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
那个男人十分幸福地点头,十分幸福地注视着你,而我,在许多诧异的目光中,将生命中第一束红玫瑰交到你的手上。然后,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离开这座城市,像当初那样,飘飘渺渺地飘向远方,远方,远方又有什么在等待我呢?
如今的列车所在的位置,已是隔你城市只有五公里的小镇了。火车像受伤似的悲痛地叫着进站,这个小站对你我来说是多么熟悉的地方啊。还记得那一次吧,你生日那天执意要我骑着单车载你来到这个小站。你说这个小站有多少温情多少离别的故事。你还为我动情的唱起了赵薇的那着感人肺腑的《离别的车站》的歌。我还记得那是一个下着细雨的春天有黄昏,我还为你作了一首《你的眼睛》的情诗,并站在长长的铁轨上为你激情朗诵:如果你是火焰我就是柴禾/如果你是天涯我就旅人/如果你忧伤的歌谣唱完今生再唱来世/我就用黑发白发轮换着倾听的诗句。我声情并茂的朗诵让那个瘦瘦的保安大为恼火,他把我们无情地赶到站台上,一任绵绵细雨湿润我们诗歌般的爱情。在这个小站,留有我们多少欢快的足迹,多少动情的歌唱,我不得而知。
火车又像受了鞭打似的嚎叫着启动了,我的心开始加速了。是的,你所在的城市,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我又终于回到了你所在的城市,可以看到你的身影,倾听你的呼吸,聆听你的歌唱。在没有你的日子,我过得像秋风中的一只小鸟,悲悲伤伤,忧忧戚戚,无依无靠。只是,在你的影响下,我决定以笔为生。在夜幕来临时无情地撕下自己的面纱,对着苍白的纸诉说自己的悲哀和不幸,甚至对你绵绵不绝的思念。我不明白,世上竟有那么多的人与我同属天涯沦落,在报纸上杂志上电波里,他们流着泪与我一起感受这如江南梅雨般淅淅沥沥的心事。而你,我再也未在你办的报纸上找到你的文章,那怕三言两语的短诗。我终于固执的认为,你今生不再提笔。或许,这是我的过错,今生本就不该让我与你相逢,不该让一个落魄的浪子走进你如花的青春岁月,占据你一段痛苦的回忆。于是,我带着笔穿过一座城市又一座城市,只是,我总是不忍心回到你的城市,去撕开那个伤口,或者说,我根本就没有勇气再回到从前。
?车终于像跑累了的马一样,喘着粗气缓缓地进站。熟悉的站台,熟悉的保安,还有熟悉的来回穿梭的小贩,我终于又回到了你的城市,回到了那个给我欢乐给我痛苦城市,我的心跳扑通扑通地跳过不停,我知道在城市的空气里,有你身上的味道,有你的呼吸,有你平静而深情的歌唱。我闭上眼睛,思潮汹涌,往事一幕幕地像电影般迅速从脑海中闪过,然而你那张桃花般恬静的笑脸和雨打梨花般的哀伤容颜交替闪烁,愈来愈快,愈来愈猛,终至我泪水模糊了视线,脑中渐渐一片空白。只知道,这,就是你的城市!你所在的城市!
嘟嘟的一声长鸣,不知什么时候,我渐渐从往事回忆中清醒过来。列车又开始沿着既定的轨道平静地向前滑行,那长长的街灯将影子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我轻轻一摸,不知什么时候,我竟流泪了。列车开始加速了,窗外的城市高楼大厦影子开始飞驰而过,保安也迅速后退,这一切让我明白:我,正渐渐离开你的城市。哗哗的车轮和铁轨撞击声也告诉我,远去了,远去了,你的城市,你我曾经的共同欢乐共同痛苦的城市。
或许,此时的你正躺在丈夫温暖的怀中平静地呼吸,或许你会莫名地从梦中突然清醒过来,莫名地颤栗,甚至跳下床来推开窗,看着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列车,莫名地哭泣。你,会不会相信,那个曾给你一段美好回忆而最终让你柔肠寸断的浪子,在经过多年风风雨雨后,会在今夜突然经过你的城市?而他,没有泪流满面,只平静而深情地祝福你一生平安幸福和快乐?         





 (散文编辑:可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136

帖子

1万

积分

社区元老

积分
1641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商娱网 ( 浙ICP备11005952号-5 )

GMT+8, 2018-4-23 00:00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